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首页新闻 > 医院新闻 > 深切怀念全国知名儿科专家胡皓夫教授!

深切怀念全国知名儿科专家胡皓夫教授!

2018-01-25 17:40点击数() 加入收藏

1.jpg

全国知名专家、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皓夫教授于2018年1月24日6时56分在河北省儿童医院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,享年88岁。

胡皓夫教授1930年出生于浙江省龙游县,1954年毕业于山东医学院医学系儿科专业,曾任华山冶金医学专科学校、石家庄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校长、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、主任医师,教授,胡皓夫老师生前还担任河北省儿科学会名誉主任委员、河北省儿科中西医结合协会主任委员、卫生部儿童急性呼吸道感染专家组委员,中华儿科学会委员,全国感染性休克协作组副组长、中华儿科学会急救组委员,卫生部抗生素合理应用全国普及计划专家、中华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专家,中华医学会预防注射意外事件鉴定专家、中华儿科学会11、12届委员;《中华儿科》8、9、10、11届委员。曾任硕士研究生导师,享誉儿科界,被小患者们亲切地称呼为“不打针爷爷”。

胡皓夫老师生前还担任《中华急救医学》、《中国小儿急救医学》、《临床儿科》、《儿科药学》、《中国医药》、《中国综合医学》、《中华现代儿科》、《中华医学创新》编委。《中国实用儿科》3、4届副主编;河北省儿科学会笫4、5届主任委员。

2.jpg

胡皓夫老师一生著述颇丰,曾主编《现代儿科治疗学》、《儿科学词典》、《儿科汉英儿科词汇》、《实用儿科危重症鉴别诊断学》、《儿科学》;参编《褚福棠实用儿科学》、《小儿内科学》、《实用儿科急诊医学》、《现代儿科危重症医学》、《儿科感染病学》、《小儿脏器衰竭学》、《儿科急症手册》、《儿科急症监护》、《小儿腹泻病学》、《全国儿科专家经验论文集》、《临床诊疗指南 小儿内科分册》、《儿科治疗学》、《现代儿科诊断学》《儿科学进展》、《临床操作规范·儿科分册》、《现代急症医学》、《小儿内科学分册》、《危重症鉴别诊断学》等专著。

3.JPG

胡皓夫老师毕生致力于儿科临床实践与教学、科研工作,共发表论文100余篇,获省科技进步奖5项,还获得中华医学会科技奖、《中华儿科》论文奖以及《中华儿科》发表论文最多奖各1项。
  胡皓夫老师曾获省优秀科技工作者、省优秀教师、省先进工作者及河北省卫生厅优秀共产党员称号,1992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;2005年,中共河北省儿童医院党委发出号召——“认真开展学习胡皓夫教授先进事迹的活动”。
  胡皓夫老师的先进事迹先后入选《世界人物辞海》、《自然科学人物》、《中国当代科技名人成就大典》等。
4.jpg

中央电视台:

胡皓夫:不打针的医生爷爷

2011年1月06日   中央电视台新闻1+1

解说:孩子们喜欢的这位爷爷叫胡皓夫

记者:你喜欢给你看病的爷爷吗?

河北就诊患儿:喜欢,因为他不给我打针。

患者家长:我觉得他医术挺好,而且医德特别好,能吃药的不让打针输液,这点挺好,孩子也比较喜欢。

解说:孩子们喜欢的这位爷爷叫胡皓夫,他是河北省儿童医院的名誉院长,年过八旬,从医50多年。今天,他让人们关注的焦点在于,坐诊的几十年间,他只开一些抗病毒的药和中药,为孩子治病。近20年,他只给一个休克的孩子做过肌肉注射,孩子们亲切地称呼他“不打针爷爷”。

电话采访   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皓夫

胡皓夫 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:从89年开始,我基本上就没给孩子打过针,尤其是5岁的小孩,尽量不要做肌肉注射,上呼吸道感染的病人90%是病毒感染,也就是90%的病人不需要用抗生素,但是我们其中70%、80%都用了抗生素。一个病程大概一周左右,这种病人最好休息,多喝水,即使不吃药他也可以自然恢复。

解说:去年4月份,2009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,其中药品不良反应报告品种59%为注射剂。报告提示,静脉注射的给药途径风险较高,应重点关注。

此外,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,中国的注射剂使用率为58.5%,而与之对照的11个亚非国家的注射剂使用率则在0.2%至48%之间。

去年3月份,宁夏的两名新生婴儿“超级细菌”出生后感染“超级细菌”,尽管几天之后被治愈,尽管直到现在依然无法说清感染原因,但在当时这个案例还是引发了专家们的讨论。过度吃用抗生素会不会导致免疫力低下?有统计显示:中国人均年消费抗生素约138克,而美国仅为13克。此外,2006至2007年度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结果显示,全国医院抗菌药物年使用率高达74%,美英等发达国家这一比例仅为22%至25%。

字幕提示:2009年5月30日资料

肖永红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授:实际上大家都非常明白的,不光是抗菌药(存在这类问题),抗菌药只是所有的药品中间的一类。但是这一类药物,它确确实实占到了这个医疗卫生,医院里使用药物的很大一部分,基本上从现在看来,应该是25%到30%。

记者:你能够算笔具体的经济账吗?

肖永红:比如三级医院,我们说如果它药品的收入占到整个医院的40%。如果这个医院,三级医院规模我们都知道,可能一年的医院营业收入在10亿左右,算40%就是4亿,抗菌药占4亿的30%左右,那就是一点几亿。

电话采访  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皓夫

胡皓夫:现在我们卫生部也有抗生素合理应用的指导原则,但是现在缺少管理、缺少监督,所以有点纸上谈兵。现在到哪个药房去,你只要说我要什么抗生素,头孢一代、二代、三代,都可以买到,所以这样的话是非常可怕。

解说:医院的利益,患者的要求,医生的无奈,常识的缺失,尽管存在种种问题和困扰,但是面对健康受到威胁,我们还是要问,医生开处方时能否不要放弃应有的慎重和强硬?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又能否建立起强有力的医疗监管体系?

主持人:希望能多一点“不打针爷爷”这样的医生。我们再来听听黄建始教授的观点。黄教授。

黄建始:您好。

主持人:有患者说,当医生给我开了单子,让我去输液的时候,我怎么敢不去?有医生说,当患者要求他要输液的时候,我也不敢不让他输。怎么看这样的一种医患关系?

黄建始:我觉得,这要从大健康观来解决这个问题,至少有三样事情是可以做的:

第一,有关职能部门应该在定价等政策方面,不鼓励输液,而是应该鼓励科学的用药。台湾有一个先例,几年前我曾经到台湾,问了台湾这个事情。台湾的院长告诉我,其实30年前、20年前台湾也是这样子的,后来台湾的医管局就规定,你输液大概就相当于人民币十几块钱,医院没有人愿意去输液了,赚不到钱。现在输液造成的这个空间很大,这是第一条,从供的方面。

第二,需的方面。有关职能部门应该在分配医疗资料的时候,加强健康教育的力度,提高我们国人抗病和管理自己健康的智慧。现在信息已经不够了,要学会怎么利用信息。

第三,我们的医疗部门专业人员,还有社会的其它部门,要整个社会养成一个风气,让我们中国人都能知道聪明地看病,聪明地管理健康,而不是傻乎乎地被误导去干一些南辕北辙的事情。

主持人:我有一个小的担心,也是一个细节问题,想请您帮忙。我担心有观众朋友看了我们今天的节目,要谨慎输液了,正在输液的朋友说,我该怎么办,我是不是要停了?您能不能给一个回应?

黄建始:应该不停,应该听医生的话,这就是叫聪明地来管理自己的健康,聪明地看病,而不是根据这个一说就这样做,那个一说就那样做,应该尊重医疗人治病的措施。5.JPG主持人:既要遵医嘱,也要有一个自己的判断,谢谢黄教授。

黄教授提到一个概念叫“聪明地看病”,这还有点儿新颖。

白岩松:只解决了问题的一半。它解决了那些在患者的压迫之下,让患者打点滴的医生的情况,这样的话你听医生的话,医生就会心平气和地让你吃药等等。

但是没有解决另一半,出于利益而要让你明明能够吃药,但是变成了打点滴的情况。在美国恐怕是用医疗保险等等这样的约束,让你没法这么做,而我们这个问题其实讨论很久了,我们需要在医院里建立怎样的一种监管系统,对这样一个处方,过度使用的处方,过度治疗的处方形成一种监管。让医生,不愿意给你开药的人,由于患者的进步可以不开了;但是那些想要玩命给你开药的人,出于一种监管不能开了,这个时候我们才接近百分之百地解决问题。

主持人:其实在医生面前,我们患者是非常乖的,基本上不大会挑战医生的权威。

白岩松:但是有的时候是要学一点,在我们的身边当一个消费者不说了吗,去菜市场你要带秤,你要带化学试剂等等很多。去医院的时候,你要了解一些常识,比如说你教给我的,小萌教给我们说,三种情况下你可以打点滴,我们可以每个人去比较一下。

第一,吞咽困难,同时也没有办法注射肌肉针,比如说经常容易痉挛或者怎么样,崩针等等,那没办法,或者想其它的办法。

第二,严重的吸收障碍。比如说呕吐、严重腹泻,你没法吃药,需要大量补充营养和体液。

第三,病情危重,发展迅速,药物在体内必须达到非常高浓度的时候才可以起作用。

如果不是这三条,你最好不用采用输液这种方式。我觉得,当你了解一点这种情况的时候,就可以自己做一下判断。

主持人:这一比照就觉得,好像很多情况下都不用输液了。

白岩松:我觉得最后记住一句话挺重要的,2002年的时候我们在做抗生素的滥用,当时在“时空连线”的时候,两做了两期还是三期我忘了。我收获了一句话,医生告诉我们,难道你没有发现,我们正在用过度使用抗生素或者说打点滴的这种方式,让自己变得更弱,而让你的对手病毒变得更强,而我们人类将成为最终的受害者。

主持人:你刚才说到一个媒体责任的问题,你看2002年就大规模地关注了抗生素滥用,但是到现在思路也还没有根本地解决掉。比如今天我们说输液的问题,也许在现实当中人们也不能很快地就有这种意识,我们应该怎么做?

白岩松:我觉得作为一个媒体,对于生活中很多很多的事情,包括矿难等等很多的事情,一样,关注一次,你就以为会一劳永逸了吗?不会。关注它,再发生,再关注它,继续发生,慢慢地使人群当中,可能这种明白或者说改变的东西,一点一点在生长。我们也不能过于放大自己的力量。

主持人:所以我们也不怕当一个唠唠叨叨的人,在某些问题上。

白岩松:对。

 6.jpg

中国网络电视台

炮轰滥用抗生素“不打针爷爷”胡皓夫教授受热捧

发布时间21012年12月20日

 

已八旬高龄的胡皓夫教授是全国著名儿科专家,现任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,他从1990年至今20年间,只给一个休克的孩子做过肌肉注射。最近,在网上这位“不打针的医生爷爷”广受关注。

“爷爷,您还没听后背呢!”进入诊室后自己坐在椅子上,然后熟练地脱下大衣,配合听诊。11岁的小若涵已经对看病的程序非常熟悉,及时提醒被胡皓夫教授特意省略的一个环节……

与其他诊室孩子们哭闹的景象不同,这温馨的一幕就发生在河北省儿童医院胡皓夫教授的第八诊室内。

真心为患者着想“不打针爷爷”受信赖

已八旬高龄的胡皓夫教授是全国著名

儿科专家,现任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,他从1990年至今20年间,只给一个休克的孩子做过肌肉注射,因此被称为“不打针的医生爷爷”。“一开始我们也担心,孩子都高烧40摄氏度了,不打针能好吗?后来胡教授耐心地给我们解释,说吃药能治好,而且对孩子的免疫力有好处,就一直用药,最后真的没打针就好了。”带孩子前来就诊的魏女士告诉河北新闻网记者,“从那以后,我们孩子就一直找胡教授看病,至今已经有七八年了。这么多年来,我女儿没打过针、输过液,后来听说了滥用抗生素的危害,我们特别庆幸遇到了胡教授。”

据胡教授介绍,他从早年行医开始就很少给孩子打针,因为5岁之前的孩子臀部肌肉容积小,如果打针部位不准确,可能会损伤神经,容易造成孩子跛行,消毒不严格还会引起感染。所以,能用药物治疗的绝不打针,更少给孩子输液,对抗生素的使用十分慎重。这种真心为患者着想的做法,让胡教授受到了孩子和家长们的信赖。

要对患者负责胡教授炮轰抗生素滥用

“抗生素是一把双刃剑,用好了,对于预防细菌感染性疾病效果非常好;用不好,抗生素在杀害人体内病菌的同时,还会促使病菌‘反抗’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耐药性。”胡教授介绍说。

今年5岁的妞妞(化名)也是胡教授的一位小患者,过去一生病总是高烧不退,父母带她到北京、上海的医院都看过,均不见效,而且小小的年龄对多种抗生素药物都有了耐药性,大多数抗生素用在妞妞身上根本没有效果。胡教授解释说,因为抗生素用得太多,使妞妞对抗生素有了耐药性。实际上,90%的小儿感冒及感冒引起的发烧、上呼吸道感染等,都是由病毒感染引起的,根本不需要使用抗生素。

胡教授说,中国是滥用抗生素现象最严重的国家。患者家属对抗生素的不了解以及片面追求疗效,医院对抗生素药物带来利益的追逐,促使医生不断地使用抗生素来治疗本来不需要抗生素的疾病。加之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约束,导致了抗生素被滥用。据业内人士估算,如果滥用抗生素的局面持续下去,到本世纪末将没有抗生素可用。

以身作则积极呼吁反对抗生素滥用

如今,严重的痛风和关节肿大使胡教授行走不便、握笔困难,连开处方都很费劲儿,但他却拒绝别人代笔。推迟12年退休的胡教授现在仍然坚持出门诊、查病房,他希望能用自己有限的力量治疗更多的孩子,帮助更多的孩子从抗生素滥用中解脱出来。

据胡教授介绍,抗生素滥用的危害不仅是使人体产生抗药性,延误治疗,而且还容易导致人体免疫力下降。胡教授几十年如一日,出门诊的时候他早上7时就到医院,他说因为来的都是孩子,早来点可以节省孩子们上学的时间,并且秉承“能吃药坚决不打针”的治疗原则,对症下药,绝不因追求一时的疗效而滥用抗生素。

目前,胡教授也在用多种方式积极呼吁,别再滥用抗生素,希望能合理使用抗生素。一方面,家长们要了解一些医药知识,不要迷信抗生素;另一方面,医院应建立相应的管理制度,相关部门也应考虑出台有关规定进行约束。

“医学是专业也是事业,是技术也是艺术。这样的认识是成为一名优秀儿科医生的潜质。儿科医生要建立自己的诊断思路,减少遗忘和无序,从而使自己临危不惧、急中生智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【胡皓夫老师精彩语录】7.jpg

1、抗生素原意为对抗微生物的药,到了中国又有了新名字——消炎药,非常不科学。

2、细菌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通常很快烧到39以上,普通的病毒感染也就在38.5左右,只要精神状态好,就没必要惊慌。

3、输液有很多弊端:发热、皮疹、过敏性休克、交叉感染;不到万不得以,不会让孩子输液。
4、来看病的孩子,一进门就大声地叫我“胡爷爷”,我就知道应该没大问题。但如果招呼也不打,话也不爱说,我会马上提高警惕。
5、我是一名儿科医生,为患儿带来健康,是我人生不悔的追求。
6、看到孩子们可爱的笑脸,我的疼痛就会减轻!


胡皓夫校长在八十高龄的时候还写了一首诗《八十感怀》,回顾了自己的人生历程:

逝水年华八十秋,

医海沉浮乐悠悠。

涉入杏坛承祖业,

终献青春作孺牛。

从医但求童康健,

著书乃为诊治谋。

迩来偏爱黄昏颂,

满目霞光映白头。

五七反右幸漏网,

十年动乱遣三线。

遍植桃李结硕果,

人生危难师友助。

五十五载从医路,

历尽坎坷逢开放。

科学知识受尊重,

退而未休再从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省儿宣

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河北省产科危重症救治联盟正式成立 我院妇产科成为河北省产科危重病救治联盟河北省儿童医院分部
下一篇:我院举行十九大精神宣讲报告会

相关新闻

    没有查询到内容